首页 养生

国医大师邓铁涛:黄芪这么用才有疗效!

时间:2021-02-09 03:03:49 栏目:养生


导读:好多人不知道黄芪是能够治疗高血压的,黄芪可降压可升压,其奥秘就在于重用与轻用的不同。跟着小编一路来看看吧~


黄芪丨 “升”者平之


中医理论一贯认为黄芪是升阳之药,每当我讲黄芪能治疗高血压时,听者多发生疑问。1986年8月有机会到新加坡交流中医学术,又被问及升阳之黄芪何以能治高血压?


我举出《中药研究文献摘要》有这方面的研究。我的经验获得药理研究的证实。申报称:“与其他六种能够打针的降血压制剂对照,证实黄芪的感化壮大。固然有的药剂可使血压持续性下降的感化,但其中药剂大剂量使用后,可使动物懦弱。


如何注释黄芪降压与升陷之理?


有人会想到中药往往有“双向感化”黄芪既能升提又能降压。但若何把握升降之机?我的经验,黄芪轻用则升压,重用则降压


为什么药理研究只得一个降压的究竟?因为动物实验都是大剂量用药进行研究的,所以得出降血压的究竟。


我治疗低血压症,喜用补中益气汤,汤中黄芪的分量不跨越15克。治疗气虚痰浊型高血压,黄芪分量必用30克以上


当然,论方子补中益气汤除了黄芪之外还有柴胡与升麻,可使升提之力倍增;在重用黄芪降血压时亦可加潜阳镇坠之品,结果当然更好,但不加镇坠药亦有降压的感化,这是能够一定的。


我曾会诊一中风患者,偏瘫失语而血压偏高,辨证为阳虚血瘀之证,处方以补阳还五汤,黄芪照方用四两。该病院西医主任学过中医,对黄芪四两有挂念,拟加西药降压,我说不必,照方服药后血压不升反降,乃信服。


辨证论治

慎防黄芪降压犯“实实之诫”


虽说黄芪重用能够降压,有证有据,但黄芪仍然是益气升阳之药,这一点弗成不加以注重。


若是辨证为肝阳上亢或有内热之高血压亦想用几两黄芪以降压,则犯“实实之诫”了!慎之慎之。


由此可见,药理学之研究今朝尚未能为我们解答悉数之问题也。辨证论治乃中医之精辟。


黄芪 | 表虚固之


李东垣认为黄芪能补三焦之外,又能实卫气。卫气者,所以温分肉而充皮肤,肥腠理而司开阖者也,“实卫”就是“固表”。


李氏又说防风能制黄芪,黄芪得防风其功愈大,乃相畏而相使也。厥后《丹溪心法》有自汗之名方“玉屏风散”之创立。


此方不只治自汗,有些冷汗之属气虚者亦适用,我用此方治疗不少冷汗证。《丹溪心法》原防风与黄芪一两,白术二两,每服药散三钱加姜三片,水煎服。


我用此方为了轻易,常用汤剂,各药之分量为:黄芪12克,白术15,防风3克,不消生姜。这是凭据方歌“发在芪防收在术”之意也。


自汗冷汗——玉屏风散


有一例自汗冷汗之患儿,治以玉屏风散,稍奏效,后因药房缺白术,有一医建议用苍术代白术,服后冷汗淋漓!


不知苍术功能燥湿发汗,凡阴虚内热,气虚多汗者忌服。


玉屏风散治自汗冷汗若兼阴虚者,加生龙骨、生牡蛎各30克或加浮小麦、糯稻根各30克,若汗出特多者则加麻黄根10克。


阴虚之冷汗——当归六黄汤


至于纯阴虚之冷汗,李东垣之当归六黄汤往往效如桴鼓。我曾会诊一烧伤病人,每晚冷汗严重,仅用当归六黄一剂而汗止。本方黄芪之分量为另外药量之一倍,此阴阳互根之义也。


我曾建议某中病院按我习用之比例,制成玉屏风散,每用10—12克,水煎服,天天一剂,服半月至一月,以治疗轻易伤风之患者,以庖代打针丙种球卵白(该地喜用丙种球卵白成风)据说有相当好的结果。


用玉屏风散预防伤风,是名医蒲辅周的经验。蒲氏认为此散用三至五钱即可,用量过重有胸闷不适之弊云。此散预防伤风,值得进一步研究。


黄芪 | 陷者举之


关于黄芪的升提感化,上一则医话谈及对高血压之属于气虚痰浊者,重用可降;但对于脏器下垂者,有宜重用黄芪以升之,血压之升降于脏器之升提分歧。


重用黄芪以升陷,其适应证为脏器下垂(如胃下垂、子宫下垂、脱肛、肾下垂等)、重症肌无力、肌肉痿软、呼吸难题、眩晕等属气虚下陷者。


以上诸症皆因气虚下陷,升举无力,致使脏器提拔不起而下垂;或清阳不升,诸阳不克汇于巅顶而眩晕;或宗气不充而难司呼吸显现呼吸难题;或肺气难支,弃旧容新受阻,朝百脉之职难司,四末失养而肌肉痿软无力。


◎胃黏膜下垂者

可用四正人汤加黄芪30克,再配枳壳3克以反佐,一升一降,升多降少。所以要用枳壳反佐,因胃属腑主受纳,胃气以降为顺,固然黏膜下垂需升,但胃气需降,故重用黄芪补气升提以治黏膜下垂,而反佐枳壳以顺应胃气以下降,以促进胃黏膜之复原。


◎治脱肛

内蒙古《中草药新医疗法资料选编》载方用黄芪120克,防风9克。此方实出王清任治脱肛之“黄芪防风汤”。


王氏方:黄芪四两,防风一钱。李东垣认为:防风能制黄芪,黄芪得防风其功愈大,乃相畏而相使也。可见王清任之黄芪防风汤实源出于东垣,防风之分量不宜多用。此法治脱肛切实有效。


◎子宫脱垂

治以补中益气汤加首乌。加首乌之意,一者在于引经,二者因胞宫冲任所系,全赖阴血所养,气得血养,血得气行,气血充和,冲任得调,所系之胞宫则能复其原位。若能合营针灸,增强冲任之疗养,则取效更捷。


◎重症肌无力

治以强肌健力饮,此方为自拟经验方,亦重用黄芪为主药。重症肌无力证候较复杂,除眼睑下垂外,可有复视,吞咽难题,构音不清,四肢无力,重者呼吸难题,大气下陷,危及生命。


我认为该病的最大特点是肌肉无力,因脾主肌肉,故此是脾胃气虚之证,并由虚至损,且与五脏相关。


治疗上紧抓脾胃虚损这一病理中心环节,重用黄芪以补气升陷,同时针对兼夹之证疗养五脏,重补脾胃,以运四旁,促病痊愈。


黄芪 | 攻可补之


张锡纯认为,黄芪之升补,尤善治堕胎崩带。但重用黄芪可下死胎,这是我的经验。死胎之于母体,已改变为致病之物——“邪”,病属实证。自宋代以来,妇科方书,下死胎惯用平胃散加朴硝。


平胃散是健运胃肠湿滞的主方,苍术猛悍为健运主药,厚朴、陈皮增强行气燥湿之力,加朴硝以润下。前人认为,“胃气行则死胎自行,更投朴硝则无不下矣。”


明代今后,《景岳全书》首倡用脱花煎催生与下死胎,此方以行血为主,兼用车前、牛膝以利下。平胃散着眼于气滞,脱花煎着眼于血瘀。


我曾治一气阴两虚之胎死腹中之患者,初用平胃散加芒硝,并合营针灸,后用脱花煎,皆因药证不符而未效,再经细心辨证,借用王清任治产难之加味开骨散,重用黄芪120克,外加针灸,1剂而死胎产下。


◎加味开骨散

开骨散是以宋代龟甲汤加川芎而成,明代别名加味芎归汤,此方重用当归、川芎以行血,龟板潜降,血余炭引经而止血,本方不消攻下药和破血药,故明代今后多用以治难产。


清代王清任认为,本方治产难有效有不效,缘于只着重于养血活血轻忽补气行气,故主张在开骨散的根蒂上,重用黄芪以补气行气,使本方更臻完美。


此例何以用加味开骨散取效?


缘患者怀胎八月,胎动消散七天,诊其舌淡嫩,剥苔,脉大而数,重按无力,更兼问诊知其怀胎回响较甚,吐逆猛烈,食纳艰难,致使伤津耗气,病虽实而母体虚,本不任攻下,故用平胃散加味和脱花煎无效。


傅青主指出:“既知儿死腹中,不克用药以降之,危道也;若用蛮横以泻之,亦危道也。


盖生产至六七日,其母之气必甚困倦,乌能胜蛮横之治,如用蛮横以强逐其死子,恐死子下而母亦立亡矣。必需仍补其母,使母之气血旺,而死子自下也。”


实践证实,傅氏这一论点是准确的,为下死胎另辟路径。傅氏主张用疗儿散治之,我用加味开骨散取效,可算异曲同工。其时龟板缺货未用。此例解说重用黄芪可下死胎。这是寓攻于补之法也


黄芪 | 外科疮疡


黄芪在外科疮疡方面,也是一味主要药物。曾在某西病院会诊一患者,腋下肿瘤摘除之后,伤口久不愈合,络续渗液,一天不知要换几多纱布。用补益气血之剂重用黄芪30克药后渗液削减,不半月而伤口愈合,此黄芪内托之功也。


疖疮不是大病而相当棘手,往往此伏彼起,频频不已。1978年曾治一小孩,自两岁起头,每至夏日,疖疮发生,用抗菌素时稍好,稍好又发,如是频频,交秋之后乃愈。三岁时夏日又发,至秋而愈。


及四岁,时正六月,满头疖疮,人虽不瘦而面黄唇淡,舌胖嫩苔白,脉细。此正气虚不克抗拒病邪所致,拟扶正却邪标本同治,处方:黄芪、皂角刺、苍天葵、野菊花、浙贝母、银花、蒲公英各9克、陈皮、白术、甘草各6克,四剂。


再诊,新起之疖疮已少,即用前法:黄芪、白术、茅根花各9克,皂角刺6克,云茯苓、绿豆、炙甘草12克,四剂。


疖疮乃不复兴。患儿之父为军医,翌年一月求治断根,为处预防方:黄芪9克,防风、甘草、浙贝母各6克,陈皮3克,白术、蒲公英各12克。嘱其于四月起头,每周二剂,此后疮未再发。


黄芪 | 瘫者行之


对于偏瘫、截瘫等属于气虚有痹者,补阳还五汤是一张稀奇有名的效方。它出自王清任的《医林改错》。


张锡纯固然指摘了王氏对于治疗半身不遂过于强调阳气不足之说,认为痿证有虚也有实,补阳还五汤用之要适合。


但张氏不克不说:“补阳还五汤其汤甚妥帖也。”我曾用此方治疗各类脑血管不测后遗症属“气虚血瘀”之偏瘫者,都有分歧水平的疗效,有恢复五成的,也有恢复八九成的。


曾治一例严重截瘫之女性青年,就诊时已卧床数月,两腿瘦削,自膝下皮包骨头,需人扶持起坐,坐亦不克持久,我乃用补阳还五汤加减治之,黄芪初用120克,最大量时用至200克,服药八个多月,并经艰辛磨炼,已能扶一手杖迟缓行进,一年后列入工作,两年后能去掉手杖跛行,后娶亲生一子。


我体味使用补阳还五汤需要注重两点:一者辨证须是气虚血瘀之证;二者黄芪必需重用至120克,不宜少于60克方效,其他药量也可略为增加,但决不克本末颠倒。


证须审之


我虽喜用黄芪,但黄芪究竟是药,不是粮,用之对质则效,用之欠妥则害人。余曾治一肺结核病人,于养阴除痰药中到场黄芪9克,一剂额部发烧,两剂周全发烧,三剂颈面均热,撤去黄芪热自消散。


又治一中风患者,药后头皮发痒,体温增高,误认为外感,改用辛凉解表之剂,一剂退热,再用黄芪90克,又再发烧,右上肢运动反而退步,乃知辨证欠妥。


细想患者脉虽虚大,但舌苔厚腻而舌质不胖亦无齿印,此证痰瘀对照,痰湿重于血瘀,改用祛痰为主,稍加祛瘀之药,以五爪龙代黄芪,证遂好转。


对于使用黄芪的指征,我认为舌见淡胖有齿印,脉虚大或寸部弱,再参察有否其他气虚之证候,便可考虑使用。至于用量之多寡,则要时时属意证候之转变,切戒因循守旧,缘木求鱼。



I 版权声明
本文起原《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•国医巨匠卷:邓铁涛》,版权归权力人所有。        
· END ·

编纂|白芷    视觉|花椒
-商务关联-
青黛|13418986412(微信同号)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