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历史

历史上有哪些超劲爆的事件?

时间:2021-02-05 14:09:43 栏目:历史



作者|我方团队张嵚

《朝文社》(原《我们爱汗青》)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

字数:3016,阅读时间:约8分钟


汗青提问

汗青上有哪些超劲爆的事件?

答:比起历朝历代,那些无比“劲爆”的大战争大博弈,下面讲的三桩“劲爆小事”,相信细品之后,同样有着纷歧样的回味。
一、羞杀正规军的“北宋大妈”
自从北宋立国,北方边境战争就十分频仍,边关公民也饱受虐待。可您若认为那些身临战火的边民,都只能悄然挨砍?那真是大错特错。好比宋初文学家王禹偁的作品《小畜集》里,就记录了一位有勇有谋的北宋大妈。
在王禹偁的笔下,位于宋辽边境的唐河地界,有位以开店为生的老迈妈。有一天大妈刚打开门经商,一个全副武装的辽兵就闯了进来。这饿急了眼的辽兵,进门就号令大妈给他弄水弄饭,不然就要拆店杀人。生死威胁前的大妈呢?倒是不慌不忙,先假装周到招待,然后趁着辽兵不注重,倏忽一把将其推进井里去。不只智杀了这个力大无穷的辽兵,还缴了他的骏马盔甲做战利品,一下成了边境著名的女英雄。
其实,这位被称为“唐河店妪”的北宋大妈,在其时大宋边境也绝非个例:以王禹偁的统计说,每当辽兵抨击时,北宋边地的老小爷们,各个都像打了鸡血一般,抄家伙嗷嗷叫着往上冲。以边民为主组建的“静塞军”等军队,更是著名北方的虎师,动辄追着辽兵胖揍。
那既然边民如斯勇猛,大宋为何还会积贫积弱呢?王禹偁笔锋一转:那是因为大宋官员不给力啊!官员们任人唯亲,优质的装备待遇,全给了直系的禁军,可怜浴血护国的边民,有时连好盔甲都领不着,还拿着最低的工资,还受尽禁军漠视。可每当辽兵抨击时,那些享受着优优遇遇的“精锐军队”却纷纷躲猫猫,依然照样装备差劲待遇差的边民们浴血抗敌。这种“勇士被萧条,怂包享厚禄”的雷情景,让大宋怎能不积贫积弱?
北宋大妈的劲爆示意背后,是大宋戎行让人“爆”到无语的实情。而比这更劲爆的是,“大妈杀辽兵”一百多年后,更凶的金兵又南下了,这时那些享受优优遇遇的北宋禁军们,却连马都不会骑,一个个趴在马背上上疆场,然后被金人在黄河边追着砍——没有骨头的大宋王朝,混日子的大宋戎行,最对不起的,就是以北宋大妈为代表的,千万万万可爱的边民们。
二、明朝“王爷”爱劫道
明朝中后期起,承常日久的大明朝匪患丛生,杀人越货的丑事时有发生。在好些“评书迷”们看来,这敢脑袋栓腰上干这生意的,要么是巨猾大恶的匪徒,要么是穷急生疯的民间恶棍。可明朝有一类匪贼身份,却让人大跌眼镜:王爷!
大明皇家的龙子龙孙们,在老朱家还坐世界时,竟然就下海当匪贼了?还真是!单是《明史》《明实录》里的记载,嘉靖年间时潞州的镇国中尉府就“屡行掳掠”,万积年间时靖江王府的“龙子龙孙”们更历久劫道。成长到泰昌天启年间,有些处所王府爽性升级做贼窝,招募强盗在府里栖身,双方坐地分赃。雷同各种行径,倘若明太祖朱元璋泉下有知,不知会不会狠踹棺材道。
那为什么这些“龙子龙孙”们,会青睐这学生意?谜底也很实在:没钱啊。
堂堂大明宗室后人,按照明朝司法,世代都享有优优遇遇,这帮人会没钱?说来真是一肚子吃力水:因为明朝宗室待遇极高,所以历代朱家子孙,首要义务就酿成了生娃,宗室生齿几许级数增进,成长到天启年间上,账面上的宗室人数就多达六十二人。这帮人天天不工作混日子,白吃白喝还要吃得好,大明王朝更几乎为此挖地三尺——嘉靖年间时,北国都每年收入岁粮四百万石,但养各地宗室,就需要粮米八百万石,真心养不起。
并且就算是宗室,也分个亲疏冷热,和皇室关系对照“亲”的,沾优点就多,好比明末的福王瑞王桂王之流,各个都是金玉满堂。作为产粮大省的河南省,一半以上的地盘都被宗室侵占,开封城里骄奢淫逸的宗室,多达七十二家。但除此以外,那些关系偏远的宗室,就养不外来了。单是嘉靖万积年间,就有好多宗室后辈哭穷说,他们有人没钱娶亲,没钱嫁人,有人死了十年没钱埋,从生到死都“废”抵家。
如斯一来,好些穷急生疯且握有特权的宗室,天然走上了犯罪道路。就连明朝改造家张居正,都为此落下过童年暗影:张居正童年时,湖北本地的宗室们,每到年节时就呼啦啦聚一帮人,各个面带菜色衣衫破烂,组团跑进州府衙门白吃白喝,再在衙门里白敲一笔后写意而去,是为江陵本地“一景”。
有钱的宗室骄奢淫逸,没钱的宗室杀人越货混日子,大明朝的万里山河,就在如许的“劲爆话题”里,被一代代活活蛀空。到了谁人时候,守候大明朝的,可就不是几个白吃白喝的“王爷”,倒是世界揭竿而起的惨景。
三、清朝升官靠“干亲”
历代的宦海升迁,关系门道极多,诸如“认先生”“认干爹”之类的套路都不奇怪,但到了摇摇欲坠的晚清年间,这事儿又斥地出新名堂:认乳母。
这招好欠好使?能够瞧瞧晚清军机大臣毓朗。早年他做晚清大臣善耆的部下时,就自动拜了善耆老母做“乳母”,果真仕途一路春风,后来又抱上了军机大臣奕劻的粗腿,可已经认过一次娘了,哪能再认第二次?毓朗妻子此次出头了,又顺利认了奕劻的五福晋做乳母,这下和奕劻成了实在亲戚,官儿也越做越大。这神奇把持,连“老上级”善耆也看不下去,大骂他“裙儿底下带来的官儿”。
当然,善耆骂归骂,这“实在亲戚”却也得认,放在奕劻之流身上,“结干亲”更成了潮水。以往大清的朝堂重臣,麾下最多也就是学生遍地,到了晚清最后几年,各个都是“干儿”一堆。以《十叶野闻》的冷笑说:“然学生不如干儿之亲也。”
  “上梁”如斯不正,“下梁”更歪出新名堂。稀奇是那些猴急着要“补官”的候补官们,想仕进就得先“当儿”,有点路线的,去给官员本人“当儿”,路线稍差点的,就拜官员的“枕边人”。《庄谐节录》记载,有候补官员找河南巡抚求官,先让妻子拜巡抚的小妾为“乳母”,尔后乳母又做主,差点把“干女儿”送到巡抚床上。最后官儿到手了,“干女儿”差点羞愤自杀。
这都照样讲点廉耻的,更没廉耻的如河南巡抚尚其亨,他除了贪污靡烂,还在外偷吃,包了个叫“红墙妹”相好。新闻传开后,“红墙妹”就成了抢手货,福建本地的候补官员纷纷前来“认乳母”,大把财货送来孝顺,成了本地奇闻……
为何这些候补官如斯掉臂廉耻?其实也因这“候补”日子太难熬。为了多搂钱,清王朝设立了卖官轨制,可你交了钱纷歧定就能马上仕进,所以就成了“候补官”。好比南京福建这些城市,各级衙门空白官职三五个,候补官员却好几千个。稍好一点的处所,官员与候补官的比例,也在一比六摆布。好些候补官员因为常年补不上官,落得穷困落魄,甚至有人悲愤自杀,有人冻饿而死。
所以,只要有一线“补官”的机会,这些候补官们当然要搏一搏,哪怕败尽家业,哪怕给人当儿,都是全然掉臂。个中的辛酸,也让几多人唏嘘。
可话说回来,他们又真的值得同情吗?为了当官支付一切的他们,真的到了任上,当然也是持续猛捞,所谓失去庄严,处境惨痛的候补官,不外是一群饿坏的狼,只要找到猎物,就会张开血盆大口。以这个意义说,晚清的谢幕,就是这“群狼乱舞认乳母”的后果。
参考资料:《列传散文精华》、《晚明宗室轨制厘革研究》、《晚清非典型政治研究》、《二十年目睹之怪近况》、《明代社会生活史》、《天裂:十二世纪宋金和战实录》、《晚清述闻》

本文系网易新闻•网易号新人文海潮规划签约账号【朝文社】原创内容,未经账号授权,禁止随意转载。

汉周严选

一向以来,《朝文社》都把做最好的汗青内容作为己任。若是您喜欢我们的文章,也等候您能支撑我们的茶品牌:汉周严选。
点击我们公家号菜单栏的“买茶去”,添加微信就可选购各类优质茶。
或许长按以下图片二维码:

也可点击如下小法式:
汉周严选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