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辣妈

深夜产房:外公想见到外孙,我们做了一次违规的催产,和死神赛跑

时间:2018-07-11 12:39:25 栏目:辣妈


  

我们医院的妇产科,夜班从晚上5点钟开始,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。

每一天的深夜,在产房,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……

    每次上夜班,都要和白班的同事做工作上的交接。交接的内容呢,包括孕产妇情况,已经分娩和待分娩的,还有一些特殊孕产妇的护理。

   “小红姐,9床的小萍,你多注意一下,预产期已到,上午收治住院,她情绪不太好,好像有些产前抑郁。”上白班的郑洁,交代我说。

   夜班的第一项工作就是给每一位住院的孕妇听胎心,给9床的小萍听胎心的时候,我特别注意了一下她,神色憔悴,完全没有那种要做母亲的兴奋和喜悦。她丈夫呢,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,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 “胎心很正常,小宝宝很好,生产会很顺利的。”我对小萍说。

    小萍看了看我胸前的姓名牌,问:“小红姐,我大概什么时间能生?”

   我说:“这个没有一个标准,一般来说预产期前后2个星期都正常呢。”

  “要这么久?”小萍很失望。

    我说:“别着急,瓜熟才蒂落呢,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多星期才分娩的呢,安心住院吧。”

   晚上10点钟,9床的呼叫铃响了,我赶紧跑过去。

   “小红姐,我想催产。”小萍眼睛红肿,好像刚哭过。

  “为什么,你条件很好,又刚到预产期,没有需要催产的指征呀。”

   

深夜产房:外公想见到外孙,我们做了一次违规的催产,和死神赛跑

躺在床上,小萍欲言又止。

   我忽然想起了,明天是88日,听说有些孕妇就想在这天分娩呢,我劝说着:“是不是想挑一个好日子?只要孩子平安,什么日子都好,不用刻意选择的。”

    “不是的,是因为,因为我父亲,我父亲。。。。。。”提到父亲,小萍喉咙梗住了,她说不出来。

    小萍的丈夫,搂住了小萍的肩膀,安慰着她。

   “怎么回事?”我问。

    小萍的丈夫讲述了小萍的故事。

   “小萍的爸爸,是胃癌晚期,现在就在医院的重症看护病房,医院已经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了,医生说也就是这几天了,昨天,我和小萍探望他时,他说,他不怕死,就是想看到小外孙子一眼,死也瞑目了。”

    原来是这样!

    小萍恢复了一些平静,说:“我妈去世的早,当初,有人劝我爸再找一个老伴,我爸拒绝了,一个人把我养大成人,去年刚退休,今年我接到家里,本来想好好的孝顺几年,过几年好日子,谁知道。”

   “可是,你现在情况很正常,还不能打催产素。试试物理催产办法吧。”

    按照我教授的,小萍努力的做着各种催产努力,爬楼梯、喝蜂蜜水、按摩乳头,可到了第二天早上,还是没有生产的迹象。

    医院的重症监护中心医生给小萍又打来了电话,她爸爸已经昏迷了两次,医生尽管都抢救了过来,但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   “小红姐,我不想我爸爸带着遗憾走。”小萍哀求我说: “给我点催产素吧。”

   “我去找医生。”我答应了她。

在产房,任何的治疗都需要医生开医嘱,没有医嘱,连药都领不出来的。当天值班的是姜医生,她在我们科里,是最讲原则的一个人了,我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。

我把小萍的情况跟她讲了,姜医生沉默了一会儿,问:“什么催产指征都没有?”

深夜产房:外公想见到外孙,我们做了一次违规的催产,和死神赛跑

点催产素,是需要有催产指征的。第一种情况是,过期妊娠的孕妇。孕周准确的孕妇,如果超过42周还没有分娩,就属于过期妊娠。

过期妊娠可能会使胎儿宫内窘迫、巨大儿、胎粪吸入综合征、难产、新生儿死亡、新生儿窒息等发生的风险都提高,因此,在核实了孕周的情况下,孕41周可以进行常规的催产。

第二种情况是,除了正常妊娠41周可以催产,如果在产检的过程中,孕妈出现羊水减少、胎动减少、胎盘三度钙化等情况,或者孕妇合并有妊娠期糖尿病、妊娠期高血压等妊娠期并发症的情况,应该监测胎儿情况。在充分的评估后,如果可以耐受..分娩,医生也会考虑催产。

    还有第三种情况是,在产后,如果产妇出现了子宫复旧不良,也会注射催产素,起到缩宫的作用,子宫肌层在药物的作用下慢慢收缩,收缩力会将子宫腔内开放血管关闭,防止血液流出。

    可是,这三种指征,小萍一个都没有占。

    我灵机一动。“姜医生,她总是哭。”

    姜医生点点头:“嗯,情绪不稳定,会影响分娩,点吧。”

医嘱下来了,我像捧着圣旨一般,赶快执行。取来了药,点滴注入小萍身体内。

 

在给小萍注射催产素的时候,也是按照严格的执行操作规则的,先从最小有效剂量给药,逐渐缓慢增加药量,避免给药过快,有可能导致的缩过强,给孕妇造成的影响。

   “小红姐,快点快点,我爸爸,又昏迷了。”重症监护室打来的电话,让小萍心急如焚。

    在那边,生命在一点点消失,在这边,生命在一点点诞生。

    我给小萍加大了可以承受的最高剂量,为了她的安全,守在她身边,监护着胎心,对小萍的宫缩情况和胎儿的心率进行实时的监测,如果胎儿的心率随着宫缩出现异常,便于随时调整催产素的剂量。

     3个多小时后,催产素果然起作用了,小萍的宫口开全了,可以进产房了。

下午,小萍顺产,娩出了一个七斤多重的女婴,阿氏评分10分,哭声响亮,十分健康。可是,小萍却因为着急生产,使劲儿过大,产道口有撕裂。台下,小橘子给她缝合伤口,台上,我擦拭好小宝宝,抱给小萍看。

看着红润的,健康的女宝宝,小萍哭了,她很快擦干了眼泪,对我说:“小红姐,给我丈夫,让他赶快抱给我爸爸。”

    当天夜里,小萍的父亲带着满足离开了人世,小萍抱着刚出生的小宝宝,哽咽的泣不成声。

深夜产房:外公想见到外孙,我们做了一次违规的催产,和死神赛跑

我也黯然泪下。记得有一回,我和老公一起看一个娱乐电视节目,节目里,几位男女嘉宾在吃一盘活的还在蠕动的虫子,看着就让人恶心反胃。老公笑着问我:小红,给你多少钱,在什么情况下,你会吃下这盘虫子?

沉默了一会儿,我说,如果能让我爸爸再活几年,我吃下多少盘虫子都行。老公握着我的手,久久没有说话。父亲离开我也已经5年了,思念一直都在心头。我知道,一些人,当你提起他们时会哽咽不成句的心情。

也许,这就是人生。就像产房,在每一位母亲痛苦又欣慰的叫喊声中接生出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面对生命无尽的轮回,心里总有着一种莫名的激动和感慨,以及更多的悲欣交集。

3天之后,小萍母女出院了,临走,给科里写了一封表扬信,表扬我和姜医生,真心为她着想,完成了她们一家人的心愿,让小萍的父亲在临终前,见到了自己的外孙女。

    没想到,好心成了坏事。不管初衷如何,姜医生和我还是属于违规操作,没有严格按照催产素指征点滴,我们两个人各被罚款500元。

    办公室里,我不好意思的对姜医生说:“对不起,姜医生,连累你受罚了。”

姜医生摆摆手,说:“没什么,因为爱,犯的错,值得去做。”

 

深夜的产房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门铃每一次响起,都是生命在叩门。静静的,听助产士小红姐为你讲述那些生死相依、悲欢离合的产房故事。下一夜又会发生什么呢?欢迎关注小红姐的《深夜产房系列故事》。

分享是爱,珍惜是缘!

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