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辣妈

深夜产房:临退休医生上最后一个夜班,院长却不让她做最后一台手术

时间:2018-07-12 22:44:00 栏目:辣妈



    在我们医院的妇产科,夜班从晚上5点钟开始,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。

  每一天的深夜,在产房,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……

   

    我们妇产科的老主任,皮主任,工作已经满35年了,第二天就退休了。下午,科里已经开了欢送会,晚上,皮主任说:“我再值最后一个夜班吧。

    产房值夜班的医生,分为一线、二线、三线医生。一线医生是普通的住院医生,二线基本上是主治医生,负责处理复杂病情,或是开台进行急诊手术。三线是副高级别以上的主任医生,一般不会用到,只有到了最严重的时候才会出现。

当天,二线的医生是姜医生,她已经是副高职称了,值二线,属于高职低配。皮主任笑着对姜医生说:“今天有你在,我这个三线,可以安稳的睡个觉了。”

晚上,在值班室,我问皮主任:“您在产房30多年了,现在离开了,舍得不舍得?

    皮主任笑着说:“有什么舍不得的,在产房工作,压力太大了,每次值夜班,都是提心吊胆的。现在退休了,多好。也有一些民营医院想返聘我,我都拒绝了。退休了,好好的享受了,我已经买好了明天的机票,趁着这个暑期,和我老伴,带着我上小学的小孙女,去新疆玩一趟。

  皮主任正聊着她美好的计划。值班室的门推开了,小橘子的脸露了出来。

小红姐,1床的产妇要生了,快出来接客了。”

    夜里11点多,1床的产妇宫口已经开全了,躺在产床上,我和小橘子一个在台上,一个在台下,很轻松,随着产程的进展,胎头慢慢的露出来。

    但是,就在我们为产妇接产的一瞬间,她咳嗽了几声,突然出现抽搐,我们再呼唤她,已经不能应答了。

深夜产房:临退休医生上最后一个夜班,院长却不让她做最后一台手术

赶快叫医生。”

    在妇产科,一般顺产是由我们助产士来完成的,如果产妇出现异常,就需要医生介入。

  二线的姜医生马上赶到。

产妇不是一般的抽搐,而是出现了羊水栓塞!姜医生立刻作出了判断。

   小红,是羊水栓塞,通知包括三线医生,血液科,麻醉科,外科紧急支援。

    听说是羊水栓塞,我的头马上大了。说到“羊水栓塞”,大多数的人都是一知半解或莫名其妙,但是这个名词却令所有妇产科医师闻之色变,甚至不愿意去谈论它!因为羊水栓塞是产妇死亡的主要原因,总是出其不意的发生、几乎无法预防。

    众所周知,胎儿在妈妈的肚子里孕育的时候,第一个靠的就是经由脐带与胎盘传输所带来的养分,而第二个就是靠着羊水里面所富含的蛋白质。胎儿必须不断喝下羊水来供应身体所需的养分,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蛋白质。

    羊水主要的成分,其实就是胎儿自己所排出的尿液,因为胎儿的肾脏功能尚未发育完毕,所以体内许多的蛋白质无法完全过滤回收而排入羊水内。栓塞顾名思义就是阻碍、堵塞的意思,而羊水栓塞”最直接的解释就是羊水所造成的阻塞。

    羊水栓塞就是指在分娩时,大量的羊水进入妈妈的血液循环中,羊水中的胎便、粘蛋白、毛、上皮细胞及胎脂成为栓塞的栓子,因而造成血液栓塞;同时,由于羊水中含有的破坏凝血因子的物质,所以导致凝血功能,将使妈妈立即发生肺栓塞、休克及难以控制的大出血。

羊水栓塞很危险,主要表现在,产妇可在分娩时、分娩后的短时间内,出现烦躁不安,寒战、呕吐,继而咳嗽、呼吸困难、紫绀、心率家开,突然发生让人猝不及防的休克。病情急骤的产妇甚至在惊叫一声后便血压消失,数分钟内即迅速死亡。     

产妇会出现持续的..大出血,而且这种出血往往不能凝固,有时还伴皮肤、胃肠道及尿道出血。由于凝血因子被大量羊水所消耗,即使输入大量的鲜血也常常无法纠正血流不止以及循环衰竭死亡。

    羊水栓塞往往发生得特别急,病情凶险,又往往由于人们对它认识不足而延误诊治时机,使得治疗措手不及难以抢救成功,它是妇产科医生最害怕发生的一件事。在欧美等西方国家,也是一个十分棘手的凶症。

  来不及想别的,分秒必争,我们立刻执行姜医生的医嘱。

    马上给予呼吸机辅助呼吸,补液输血,维持血压、心跳,提高血容量,补充血红蛋白、各种凝血因子和血小板浓度。一项项的医嘱有条不紊的执行着,同时电话报告三线医生以及相关科室医生,各路援兵5分钟内赶到,包括我们医院的值班院长。

   

深夜产房:临退休医生上最后一个夜班,院长却不让她做最后一台手术

皮主任赶到之后,按照急救原则,作为最高职别的医生,她马上接管了抢救指挥权,全部人员进入了1级抢救预案实施。

    给胎儿实施助产手术,胎儿顺利娩出,马上转儿科。与此同时也投入到对产妇的抢救之中,当时产妇病情非常重,血液不凝、持续不断的出血,我们是持续不断的输血,医院的血库用完了,调用其他医院的,输了有好几千CC的血,产妇还是没有缓和的征兆,休克、昏迷,随后出现了心脏停搏。

   马上心肺复苏抢救。”皮主任说。

    10分钟后,产妇恢复了心跳及体内循环。但是危险远没有解除,出血还在继续。

    姜医生说:“皮主任,只有实行子宫切除术,才有一线希望。

   对。皮主任点点头。

   我来吧。姜医生说。

    一旁的值班院长说:“对,皮主任,这台手术让姜医生做吧,她绝对能胜任这种手术的。

   您明天就退休了。院长轻声说。

    每一位妇产科的从业人员,最大的梦想有两个:一个能说出口一个心愿是,工作满30年,获得产房工作30年勋章,那是一个莫大的荣誉。

还有一个是不说出来的,藏在心里的,就是工作期间,在自己的手里,没有出现产妇死亡的事故。

院长是好意,不想让皮主任在临退休前,做这么一个风险极大的手术。

   不用了,还是我来吧。皮主任说。在言语的背后,皮主任承担了最大的风险。

    手术室外,姜医生在给家属做着术前交代,“真的很危险,我们准备实行子宫切除术。手术风险非常大,产妇随时可能在手术中、手术后死亡,即使能活下来,极有可能出现严重的神经系统损伤。

    产妇的家属虽然很悲痛,但也很明智,产妇的丈夫说:“没问题,医院怎么说,就怎么做,全都交给你们了。

    皮主任最后一次穿上了手术服,姜医生和几位经验丰富的医生台上辅助,皮主任接过了我递给她的手术刀,完美的划下了第一刀。

    在包括麻醉手术室以及外科ICU、输血科等的共同努力下,经过3个多小时,绝对是“浴血奋战”情况下,皮主任顺利地完成了子宫切除术,产妇马上转入icu在重症监护病房。

    在重症监护病房,产妇一直呆了一个多月,包括进行了护肝,持续肾脏替代治疗,清除肺水肿,改善心功能,纠正水电解质酸碱平衡紊乱,防治脑损伤等等。昼夜不停的监测各种生理参数,观察病情变化,及时给予处置,产妇渐渐苏醒,最后,康复出院,三个月后随访,没有出现任何后遗症。

    当然了,皮主任也延长了一个月的工作,暑期都过完了,她也没能赶上带着小孙子去新疆旅游。

   

    深夜的产房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门铃每一次响起,都是生命在叩门。静静的,听助产士小红姐为你讲述那些生死相依、悲欢离合的产房故事。下一夜又会发生什么呢?关注小红姐的《深夜产房系列故事》。

 

  


相关文章